by

91香蕉污下载

文化馆门前。

林天驰听说卢丹要邀请腾翔吃饭,根本没给腾翔说话的机会,便抢先把事情拍了板:“好啊!卢姐请客吃饭,那我们那必须有时间啊!这样吧卢姐,中午的饭局我安排,只要你能赏光就行!”

“这事跟你有关系吗?”卢丹再度露出了一个不悦的神情。

“这……!”林天驰一愣。

“腾翔,中午吃饭钱我给你报销,务必要把卢姐陪好!知道吗!”杨东发现卢丹只准备请腾翔一个人,语速很快的嘱咐了一句。

“哥,我是画家,不是鸭子!”腾翔看见杨东和林天驰两人脸上那种慈祥若老鸨子的笑容,登时准备反击,展现一下艺术家的风骨。

“这事成了,我给你五万块钱!”杨东压低声音,伸出了一只手掌。

“小姐姐,你看咱们中午吃点啥啊?”腾翔把盒饭袋子往林天驰手里一塞,拽开宝马副驾驶的车门,毫无节操钻了进去。

“我吃什么都可以,你看你想吃什么?”卢丹对于腾翔展现出了极度的温柔。

“我也什么都行,听你的!”

“那就去吃西餐吧,跟我们聊得主题能贴合一些。”

“妥!”

美女难忘那抹绿 streat beat

两人攀谈间,卢丹驾驶着宝马,直接驶出了文化宫的大院。

“这你妈……咱们俩蹲了一上午,连个招呼都没打上,为啥腾翔过来,这事就办的这么痛快呢?”林天驰看着宝马的尾灯,仍旧有点懵逼。

“这人呐,到啥时候都得有点手艺,谁能想到,腾翔就因为会画画,直接就能跟卢丹聊莫奈去了!”杨东也感慨了一句。

“哎,东子,他们俩在哪唠了半天,到底要摸谁的奶啊?”林天驰一点艺术细菌没有的问道。

“我看卢丹那个架势,整不好腾翔就得把她给摸了!”杨东眨了眨眼:“别愣着了,他们吃西餐去了,咱俩也回车里吃盒饭吧!”

“铃铃铃!”

杨东刚一迈步,兜里的另外一部手机就响起了铃声,他看见史一刚打来的号码,笑着接通了电话:“哈喽啊,屎总!”

“呵呵,在哪呢?”史一刚笑呵呵的问道。

“在文化馆,研究莫奈呢!”杨东很有逼格的回应道。

“我艹,摸个奶都能跑到文化宫去,你们这怎么还琢磨上知识女性了呢!”史一刚粗鄙的回应道。

“有事说事,你管我摸谁呢!”杨东今天的事虽然还没着落,但总算用腾翔搭上了卢丹这条线,所以心情不错的跟史一刚扯着犊子。

“来燕翅楼,我请你吃个饭。”史一刚道明意图。

“你这么抠的人要请我吃饭,我咋这么不信呢?”杨东瞬间警惕了起来。

“我请你吃饭,但是得你结账,放心吧,这钱不让你白花,过来一趟,我给你介绍一个F顺本地的关系!”史一刚嘿然一笑。

“哎,你要这么整,确实有点大哥范儿了!等我吧,马上就到!”杨东听见这话,兴冲冲的向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史一刚带着小贺和大庆几人,已经赶到了燕翅楼酒店,迈步向门内走去,而史一刚也在走路的同时,跟他本地的关系通着电话:“喂,老李啊……我已经到燕翅楼了……对,我今天刚来,这不就想起来叫着你一起吃顿饭吗……哈哈,这么多年的关系了,有什么破费的,你过来吧……嗯,荷花厅包房,你到了给我打电话,我下楼接你……妥了!”

史一刚挂断电话的同时,已经迈步走进了大厅,一抬头,刚好遇见了刘景生和赵磊几人,也在服务员的带领下,向楼梯那边走去。

“呦,史总,你什么时候来的F顺啊!”刘景生看见史一刚之后,先是一愣,随后满脸笑意的迎了上来:“你看你,到了F顺怎么不给我打电话,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呢!咱们上次通话之后,我连你的住处都安排好了,结果你到了也没通知我啊……这样吧!正好磊子我们也刚定完包房,在牡丹厅呢,要不然咱们一起吃口饭,我给你接个风啊?”

“算了,你这边还在招待赵磊,我就不添乱了,我也约了朋友,呵呵。”史一刚知道刘景生是赵磊的人,所以也没准备跟他产生什么瓜葛。

“老刘,既然一刚不愿意跟咱们一起吃饭,那就别强求了。”赵磊笑着插了一句话,随后笑眯眯的走上前来,看向了史一刚:“怎么,F顺这边的项目,你还真动心了?”

“呵呵,跟狗抢屎的事我不愿意干,那就只能虎口夺食了呗!”史一刚温声细语的回应道。

“操,你这个人,永远嘴比骨头硬,虽然咱们俩不对付,但毕竟是一个公司的,如果在这边有什么为难的地方,记得给我打个电话!”赵磊嘴角上扬的回应道。

“那我谢谢你了呗?”史一刚莞尔一笑。

“不用谢,你出事我不一定帮你,但最起码接到消息,我心里能挺痛快,哈哈!开个玩笑,别介意昂,走了!”赵磊摆了摆手,直接带着大双和二双等人,跟着服务员向楼上走去。

“大哥,现在赵磊跟刘景生走的这么近,对于咱们接下来要办的事,可能会产生阻力啊!”小贺看着赵磊嚣张跋扈的背影,眨巴着眼睛提醒了一句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舅姥爷年轻的时候是土匪出身,还有我老舅,在东南亚一带,都属于出了名的贼王,我真不是跟你吹,我要收拾赵磊,那就是一个电话的事……”史一刚张嘴就要开始白话。

“大哥,你上次不是还跟我们说,你老舅在日B混山口组吗,这怎么又干到东南亚去了呢?”大庆瞪着无知的小眼睛追问道。

“我上次说的那个是我大舅!这次的是我二舅,我二舅年轻的时候,曾经抢劫过缅D的运钞车!”史一刚努力往回找补着。

“M甸货币,那能值钱吗?”大庆虎逼逼的再问。

“你傻逼啊!谁告诉你里面都是缅币了,我老舅抢了一车金条!当时缅军部队来了一万多人围捕我老舅,愣是让他给跑了!”史一刚越说越没谱。

“你老舅带着一车金条,还能跟部队干仗啊?”大庆又问。

“你他妈能不能闭嘴,我说啥你就听啥得了,脑瓜子里咋那么多问号呢!”史一刚嗷的一嗓子,直接把大庆憋灭火了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史一刚准备宴请的关系老李,在跟他通过一个电话之后,随即就把电话打给了本地的江湖人士闫海哲。

“喂,李哥?”市内一家棋牌室的麻将桌上,闫海哲拿起手机,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句。

闫海哲今年三十三岁,从十八岁开始,平均每年得进三次看守所,每两年肯定得判一回,绝对属于那种劣迹斑斑的混子,如果不是他爹当年比较牛逼,估计他现在都出不来,闫海哲虽然名气有了,但是对于经商一点天赋没有,所以名下的生意也不多,全都是一些类似于赌局、高利等等的生意。

“海哲,之前你不是说,让我帮你留意一下红歌集团那些人的情况吗,我这还真打听到了一点!”老李直言回应。

“呵呵,你这效率可以啊!什么情况,说说!”闫海哲咧嘴一笑,用满是纹身的手掌打出去了一张幺鸡。

“红歌集团的史一刚,我们俩有过数面之缘,算是那种能说上话的点头之交,刚才他给我打电话,说他刚到F顺,想让我给他引荐一下浩丰公司的人。”老李直言回应道。

“既然你跟他是朋友,为啥还把消息透给我呢?”闫海哲乐了。

“手指头都能分个长短,那朋友这东西,不是也得有远近亲疏么!史一刚约我去燕翅楼吃饭,他已经到了,人在荷花厅!”老李倒豆子一般的回道。

“好,谢了!”

“客气!”

“大雄,何征,带两车人跟我走!”闫海哲挂断老李的电话之后,扯着嗓子喊了一句,随后拎着手包就向门外走去。

……

二十分钟以后,三台私家车粗暴的停在了燕翅楼门前,随着车门敞开,闫海哲带着十多个精壮男子,大步流星的就向着楼上走去。

“哲哥,一会咱们进门,要个啥结果啊?”闫海哲身边的大雄侧目问道。

“这个史一刚在红歌集团,是个位置很高的人,而且现在浩丰公司那边,已经基本上就算是把光伏项目甩给我弟弟了,咱们没必要因为一件已经确定的事情,再去跟红歌集团交恶,把史一刚扣下,让他们的人把曲庆楠交出来,这事就算拉倒,但他们要是扎刺,谁也别惯着!人在荷花厅,抓紧上去吧!”闫海哲语气沉稳的开口道。

“明白!”大雄等人闻言,纷纷点头应声。

……

楼上那边,史一刚去了个卫生间之后,也拨通了杨东的电话号码:“你到哪了?”

“我已经快到酒店那边了,十分钟之内就能上楼。”杨东看了一眼导航之后,开口应答。

“你先别过来了,我刚才在这个酒店看见赵磊了,眼下这个节骨眼,正是敏感的阶段,让他看见咱们俩会面,有点不合适,等晚上吧,晚上换个地方再见!”史一刚张嘴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这边的遭遇。

“行,我知道了!”杨东应了一声,随即挂断了电话,史一刚也收起手机,走回了包房里。

“咣当!”

史一刚进门后,落座还不到十秒钟的时间,他们这个包房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,随后十多个大小伙子,瞬间涌入屋内,无数刀片架在了众人的脖子上。

“啥意思啊,哥们?”史一刚看着凶神恶煞的一伙人,皱眉问了一句。

“艹你二大爷的!谁叫史一刚啊?!”何征攥着军刺,一脸戾气的吼了一句。

【周日不加更,明天四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