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

校味app下载

() 蔡根突然想到自己家的啸天猫,赶紧问,

“小水,小孙,谛听什么实力?和啸天猫比差不多吧?”

小孙轮回千世,对这里比贞水茵熟悉,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

“三舅,啸天猫如果是马车,那么谛听就是宇宙飞船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哎,啸天猫真是败了啊,现在和老相好这么大的差距吗?

不来这里是不是怕自卑啊?蔡根往最坏的地方去考量啸天猫。

无论如何厉害,见面再说吧,刚才分析一通,蔡根总感觉哪里不对,

应该还有隐情,只是自己实在想不出来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市高西门,安心便当,吧台上,

啸天猫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耳朵在发烧,滚烫滚烫的,

这感觉分明是有人在说自己坏话,按照常理分析,不是小孙就是蔡根,这两个坏人,

某天的阳光下唯美的写真

难道已经到下边了吗?遇到谛听了吗?

伸个懒腰,啸天猫回头看了看安静躺在床上的蔡团团,

趴在吧台上,继续睡觉,这次用爪子把耳朵盖上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蔡根主人,我们该换乘了,这就靠岸了。”

杜腓腓的喊叫,打断了蔡根他们开小会。

蔡根站了起来,蹲着围一圈开小会,这不知不觉小半天过去了,腿都麻了,

“恩,知道了,换乘以后,还需要多久?”

“回禀蔡根大人,换乘以后还需要两天半。”

两天半和小七原来说的七天,已经少了很多,还是太慢了,

自己没带多少吃的啊,这里的东西又不能吃,补给很成问题啊,

“杜腓腓,你们的服务也不到位啊,看样善意有限呢。”

杜腓腓一听,这蔡根又要起什么幺蛾子,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啊,

“蔡根大人,我已经竭尽力给您提供服务了,哪里不到位,我改。”

蔡根一脸不相信的说,

“你们明明有更快的交通工具,还要给我用这纸糊的,就像你们那个嗖,就很快嘛。”

面对得寸进尺的蔡根,杜腓腓一阵无语,扭回身冲着冥河一阵无声的祈祷,然后转回身微笑的说,

“蔡根大人,嗖的那种瞬移,是需要强大的灵魂力量作为支撑,

我做不到,阴间大多数人都做不到。”

记得在人世间,灵魂还能穿墙瞬移什么的呢,咋在阴间反而不能了呢?

蔡根做不到,情有可原,可是他们本地人也大多数做不到,这就说不通了,

“给我解释一下,为什么做不到?你们是假死人吗?”

在这里,杜腓腓他们除了冥河不可逆流而上是禁忌,还有个禁忌就是,

不喜欢被人叫成死人,这个世界相互交往,最大的禁忌。

蔡根就是那么叫了出来,无所谓的叫了出来,杜腓腓还是忍不住了,

“蔡根大人,我的任务是服侍您,这一路当您的仆人,但是请尊重我们世界的禁忌,不要叫我死人。”

明明是死人,还不让人叫,自欺欺人吗?蔡根呵呵一笑,

“哎呀,是叫了,不是在前面多说了一个假字吗?假的不明白吗?赶紧告诉我为什么做不到嗖?”

假死人比死人还低级好不?杜腓腓一想跟他较真没有用,不带情绪的解答,

“如果嗖需要消耗一百灵魂力量的话,那些大能高手,拥有几十万灵魂力量,所以随便嗖。

我们一般都拥有几十的灵魂力量,嗖一下,就魂飞魄散了,所以做不到。

不知道我这个比喻,解释得清楚吗?”

恩,相当清楚,如果灵魂力量是财富的话,你们这群穷鬼享受不了高级服务。

蔡根对这一点理解得相当透彻。

“算了,不为难你了,如果能联系你老爸,最好给我派一个能嗖的高手来,赶路时间太长了,耽误事。”

晕,杜腓腓再次扭回身面向冥河祈祷,为什么不一个浪花把蔡根带走,

我不来给你带路,你要走七天的好不好,那时候你咋不嫌耽误事?

现在我把行程给您缩短到了三天,你给我嫌时间长,冥河啊,你开开眼,惩罚这个活人蔡根吧。

可惜,冥河被蔡根的一句吼,现在很是服帖,连大一点的涟漪都没有,更别说浪花了。

游艇慢慢的靠岸了,蔡根被引导着,下了船。

到了船下,果然看到有一伙人正在等待着,不过没有干等着,正在干活。

蔡根仔细一看,才看清楚,血红的彼岸花丛,横七竖八的躺了几十条尸体,

由于都是浑身是血,在彼岸花中很不显眼。

这些岸边等待接应的杜腓腓手下,正在朝冥河扔尸体,一个领头的来到杜腓腓面前汇报,

“大小姐,杀敌392人,我方死伤334人,十个小队,在前方开路。”

战损比例差不多一比一,可算惨烈了!

只是杜腓腓认为那些数字仅仅是数字,没有什么反应,摆了一下手,来到蔡根身旁,

“蔡根大人,车在路边,请跟我来。”

蔡根也听到了汇报声,不过没有说什么,跟着杜腓腓,来到岸边的一辆白色的房车上。

这里的设施就比游艇上要好了,有床有沙发,竟然还有电视机,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,蔡根打开了电视,一片雪花。

“蔡根大人,我们这里电视台一年两次停播,每次停播半年,

所以想看电视只能看录像带,vcd,或者储存卡。

对了,在灵门关附近也能收到人世间的一些电视节目,不过信号很弱,有影没声。”

关上了电视,蔡根默默的坐在了沙发上,坚决不再提电视的事情,

“行了,出发吧,谁开车?”

杜腓腓没有回答蔡根,一拍车厢,好像是提醒,可以出发了,

紧接着,蔡根就感觉房车一下飘了起来,快速的向前行驶着。

没有司机,没有点火,没有控制,房车就那么往前飘着,速度快,而且稳。

这是什么技术?磁悬浮吗?飞行车?科技含量太高了。

蔡根疑惑的打开车窗,探头向外看去,

果然,汽车的轮子都悬空着,根本没有转动,真是高科技啊。

再看车头和车尾,蔡根瞬间泄气了,

四个大汉,扛着汽车的四个角,飞快的跑着,

遇到道路不平的小沟小坎,也是直接跳过,所以才这么平稳。

这,这也太搞笑了吧,用人抗着汽车跑?

太不拿人当人了?也是,确实不是人。

关上车窗,蔡根拿出烟点上,稳定了一下思绪,

“杜腓腓,你们这开车,不费油,费人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