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

下载秋葵视频官网下载

正界之内。

此地一眼望去甚是荒凉,目中所见,唯有一层淡淡的绿气,其余山水草木、飞禽走兽,尽皆无有。

可说是寡淡无味,亦可说是返璞归真。

孔袖妖王和古苍梁二人遁入其中。虽然此界之地域甚大,但是凭借妖王层次的感应与遁速,在界中巡游了数万里后,几乎在同一时间确认了双方的位置。

遁速一快,此间称为“清浊玄象”中的清气,才算是显露面目。

此物大可以用“观之似雾、触之似水”来形容。

若是定住身形来看,大致可以判断出,这清气其实便是此界之中那层淡绿之气。除了色泽稍异之外,与朝雾并无不同。但是一旦遁速加快,二人惊异的发现,凭借妖王层次的护身罡气,竟不能将此雾气阻绝于外。此雾气裹之于身时,自己不像是在空中飞遁,倒像是在水底潜游。

那润滑而质实的接触感、挤压感,浑厚非常。

不久,二人汇聚一处,相互停留在目力可见的位置。

试探性的交手自然是不可避免的。但在此之前,还要更重要的事——那就是体验一二,这收集清气是何等经验。

但一试之下,二人皆是发现,此事较想象中还要复杂许多。若不将对方斗倒,是断然无法做成的。

因为此界之中这层淡淡的绿气并非全体,而是浮游空中、去住无定的极小一部分。其余气机,与外间更无不同,只是更纯净些、生涩罢了。

 魅惑勾人秀美艳

妙就妙在这“清气”与界中“素气”乃是相为表里、若即若离的关系。你若用鲸吞海吸之法大肆吸取,断然不行。那清气虽然名之为“清”,但其实却较寻常气机更厚更实。一俟有人运转法力吸取,那“素气”流动的速度远较清气为快,一齐聚集后,反而将清气远远荡开。

唯有如抽丝剥茧一般徐徐引动,方能建功。

就像是食用一碗肉羹,若是嫌其中油水重了,欲要除去。虽然那一层油是浮在表面,但无论直接举碗去倒,还是用勺去舀,皆只会失了汤水,而难以去干净油腻。唯有耐起性子用勺浅浅的撇去,才能将油水逼走。

引动清气的道理,与之大致相同。

这件最重要的事情一旦落实,孔袖妖王立刻有所动作。

他身躯之中金芒一绽,五光十色流转不休,展露出磅礴的金身法相。

休看孔袖妖王一副玉面郎君的模样,此时他这法相一旦显现,端的是雄厚到了极点。与当日孔戎妖王斗倒金勋垣时所露法相相比,竟还要足足大出一圈来,光芒之刺目灼热,亦较孔戎妖王远胜。

以战力而论,孔袖妖王虽是胜过孔戎妖王一筹,但也决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差距。

孔袖妖王这一尊金身法相,乃是以本身积蓄的功行施展,并未动用“夺气分疆”之法。

在入境的一瞬,两位妖王皆感应无误:此间虽然能够容纳天玄境层次的修者入内斗法。但是这也就是其上限所在了。二人心识之中,皆生出那若有若无的“触及边界”之感,一如归无咎初入黄阳界时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是否动用“夺气分疆”之术,意义已经不大了。

孔雀一族“五光十色”神通,在妖族之中算是品相较好、较为注重巧变真幻之道的手段。风格近似于人道神通,而与绝大多数苍茫古拙、好勇斗狠的妖族神通截然不同。

但是这一点在孔袖妖王这里,却大反常规。

他反其道而行之,不走变化之路,而是将五色元光炼化成一件攻守兼备的“光甲”,附着于法相之躯上,以佐力战!

以他孔雀金身之巨,再加上妖王存在的遁速之快,孔袖妖王的斗战之法若被低阶修士看见,定会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。

千丈之躯宛若陨石天降,纵横如电。金身光甲之上,单单是因遁速过快生出热力、腾涌而出的青红色火焰,便有数十丈高,隐约间杂着丝丝烟气。等若在“光甲”之外,又披上一层“火甲”。

低阶修士,别说被正面击中,就算是被这火焰略微擦着些儿,也是个灰飞烟灭的下场。

古苍梁面色之中现出一丝忌惮,同样将元鳄法相施展,但却是秉持着游走避战的路子,不与孔袖妖王正面交手。

古苍梁心中暗道:“还是从前的路子。”

其实,论道术根基,孔袖妖王与孔吾、孔戎大致当在伯仲之间。

孔袖妖王之所以胜出同侪,得了“威服王”的名号,乃是因为——其人几乎可以称为“妖修中的妖修”。

低境界时妖修对于人道修士大有优势,直到天玄境时才得以抹平。论及缘由,从人道修士的视角来看,自然是因为天玄境时凭借法相庆云的积蓄,足以回避直接本力相搏,终得以挽回劣势。

但在妖族视角来看,其实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。

妖修三转,其中相当于人修离合境的“三转之境”,本是蛰眠之旅。或破茧成蝶,或长睡不醒。但纵然是成功成就妖王,这一蛰眠的过程,对于妖修本体的消耗依旧是相当惊人的。

从功行上看,破境妖王,一身气机功行自然是于从前判若云泥;但相应的,妖修本身潜力被汲取透支,先天本力之中的躁烈火气被消弭大半。虽云返璞归醇,其实未尝不是精悍不复。

而孔袖妖王当初得了一番机缘。在他三转之境将至、正要寻一处宝地闭关蛰眠之时,却偶然发现一株奇异的古树。

树下静坐,竟尔福至心灵,前后三十六弹指,便莫名其妙的突破了妖王境界。

所以,他破境几乎没有任何消耗。论生机之壮,本力之厚,远远超出同侪。

古苍梁退让,孔袖妖王却愈发得理不饶人,攻势愈烈。

又过了一阵,古苍梁心中微恼道:“此间固然是你得天独厚之地。但也莫要太不识进退了。须知三百年后,今非昔比。”

古苍梁自视甚高,自问是孔袖注定的好对手。

三百年前,他虽落败,初时不免有“强中更有强中手”之感慨。但问明虚实之后,却斗志愈胜了。

和孔雀一族其余几位较为顶尖的妖王交手,他只是略占上风而已;但他事后得知,那几人与孔袖交手,支撑不过百息。相较之下,他能坚持半刻钟上下,已经是意外的出色了。

究其原因,乃是他元鳄一族的“法相元甲”一道,同样擅长近身肉搏。无形之中抵消了孔袖的几分优势。

元鳄一族,先天心意之中便有大凶之性,纵是修炼到妖王层次也不能免俗。

百余年前,古苍梁的“法相元甲”神通更上层楼,早有与孔袖扳一扳手腕的意思。只是这秘境之内,调用法力不便,等若是孔袖的天然主场。兼之考虑到大局为重,他便忍耐下来。

现在,孔袖妖王的攻势蛮横,愈发得理不饶人,古苍梁怒火积攒,早已忍耐不住。

站稳身形之后,古苍梁元鳄法相之上,蓦然浮现出一层甲胄,平添三分狰狞雄壮,似乎已经有了与孔雀法相正面对抗的资格。

古苍梁“法相元甲”一出,转身便作势欲扑。

孔袖双目微凝。

就在此时,古苍梁袖中一枚符箓无风自燃,化作飞灰。

古苍梁悚然一惊,心中忽地生出一个念头,好似刚才的一切,皆是妄念,十分不足取。

但他攻势已如离弦之箭,断不能中止。不得已,百忙之中取出一面五棱方镜,立之于地。

孔雀法相、元鳄之躯,猛烈碰撞。

真正拼上一记之后,古苍梁面色大变。

原来对方较三百年前的进益,远胜于己!

双方的差距,竟然进一步拉大!

元鳄法相崩碎。

然而,双方所谓的“差距”,并不是古苍梁事先看重的妖族本力之差!事实证明,自己“法相元甲”神通又深入一步之后,的确已经有了与孔袖正面叫板的资格。

自己是输在道术层次上。

那看似锋锐无俦的孔雀法相,其中竟暗藏着如此精微变化,五光轮转,反复六变,将自己法相元甲以巧力击伤。

见势不妙,古苍梁便要遁返。

但孔袖正身头顶玉冠之上,忽地传来一丝异样的吸引力。

古苍梁只感身躯仿佛陷入泥淖之中,再不由自主,转瞬间便要被孔雀法相所吞噬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事先布置的那枚五棱方镜之中明光一照,捕捉到古苍梁位置。光芒朗照之下,助其挣脱阻碍,轻轻摄拿了回去。同时在这光芒照耀之下,他一身气机迅速补充圆满,伤势恢复。

古苍梁脱困之余,心有余悸。梁连忙将另一件护身恒器一并取出。

此物是一件三角乌云旗。

随着旗帜招展,一座极精微的九锁七星阵立时在古苍梁脚下浮现,将他牢牢护住。

良机一闪而逝,孔袖妖王也只得暗道可惜。

对于“大势已成”四个字,归无咎是有着深刻感悟的。

而孔袖妖王在这四个字上的获益,目前尚在归无咎之上。

孔袖妖王的资质,的确只是与孔戎妖王等人相若,而谈不上胜过。最初时他之所以能取了“威服王”的名号,的确是因为树下悟道、本力未失。

可是随着他声威渐著,尤其是数次斗败异族顶尖妖王。长胜累积之下,缘与势亦有了微妙的变化。孔袖妖王发现,虽然他资质并未提升,但修道锻炼之时,总有一种必胜信念,每每有疑难处也轻易斩破,倒像是显得连资质也远胜旁人一般。

如今的孔袖妖王,除了本力优势外,连道术之精也是独占鳌头了。只是他掩藏的极好,不为外人知晓罢了。

双方公论,这场主界对决,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。

但孔袖妖王,权衡双方条件后却作出判断。虽只希望渺茫,但依旧不妨在不可能中尽力尝试,捕捉那一丝可能。只是他的这个心思藏的极深,对方纵然精擅察言观色,也只会得出相反的结论:以为他认可了古苍梁的实力,未有其他念头。

谁能想到,那看似雄壮威武到了极点的孔雀法相,在力战的外衣之下,其精华处竟是一门乱人心智的幻术神通?

其一旦入彀,再凭借恒器“飞流鹰”的困敌手段,对手再想防备,已然有所不及了。

未想圣教祖庭布置周密,竟以一枚符箓破解了他的幻术神通,让他功亏一篑。

如此一来,也只得倚仗八处辅界的胜负了。

……

一处辅界。

和主界的平淡不同,辅界之中的景象,显然别致了许多。

粗粗观览,更像是一片丰盛的什锦拼盘。一眼望去似乎是黄沙连绵,大漠无边;但飞遁一阵之后,又是青山绿水,溪声潺潺。翻山再看,黑土碎石,灌木几稀。完全不同风貌的地理环境,就这样杂乱无章的拼接在一起。

孔夏驾遁光疾走。

入阵之后,来不及寻找浊气凝形之物,一个新情况便摆在他的面前。

那就是——

我方七人明明是一同入阵的。但是一旦进入之后,却被分别传送至不同的地界。

但如此一来,也成为了契机。

他心中有数,在孔雀一族这一方阵营中,自己所在这一队,其实并未被抱有太大希望。

单纯以实力对比而言,的确是难言乐观。

但是如今局面,哪一方的七人能够提前聚集,以多击少。那么势必会占据绝大优势。若是我方能够先挫败敌之一、二人,或许就此立下奇功,也说不准。

正当他作如是想时,迎面两道遁光冲刺近前,速度极快。孔夏心念一动,已然避之不及。

面前二人立稳之后显露身形。一人肌肤黝黑雄壮,相貌方正,只是额头和颧骨微显。

另外一个却是青面长须,下颌略尖,双目狭长,一望便非是善类。

孔夏心中一沉。

这位青面长须修士,他并不识得。但身量健硕的这位,辨其气机,观其形貌,却极有可能是六翼虎族嫡传炎裕。

炎青山在六翼虎族诸嫡传中排名前五,已是能够略胜孔夏一筹。如今孔夏单独面对这位六翼虎族的头号人物,胜机自然渺茫。

再定睛一看,那位未知根底的长须修士手中,竟然提着一颗头颅。细辨之下,竟是我方七人之中、两位里凫族修士中的一人。

没想到对方下手如此之快!

这位里凫族修士,孔夏亦曾与之伸量长短,其虽较自己稍逊,但也差距不大。如今入界尚不超过一刻钟,竟已被二人碰上杀死。

好在孔夏身上有族中妖王所赐护身宝物,此战虽然渺茫,他却自信尚无性命之忧。

炎裕虽不若炎青山那般目中无人,但也是傲气内藏。

此时照面,竟然不与孔夏招呼,只对身旁之人言道:“倪兄。你出手还是我出手?”

青面长须修士淡然一笑,道:“皆可。”

炎裕心中狐疑。

他亦是个崖岸自高之人。本次诸族汇聚,免不了与各家精锐伸量深浅。抑且他若下场,绝不肯与人平手相斗,至少便是以一敌二。尤其是后来斗到酣处,他一人与元鳄一族排名二、三、四位的嫡传交手,苦战半日,竟能险胜一招。那三人之功行,皆不在面前孔夏之下。

直至与余荆交手,支撑了一刻钟有余,方才败下阵来。

只是这位青猊一族嫡传倪翔,却始终回避与他交手。

而炎裕观此人气象,也有些深浅莫测的意味。

倪翔所提首级,并非二人共同斩杀。在炎裕与之照面之时,倪翔便提此首级而来,那时入界不过百息而已。

料想有资格入阵相斗之人,不至于比孔夏相差太远。若说要瞬杀这等人物,炎裕自忖也颇难做到。

想了一阵,笑道:“还是倪兄出手吧。”

倪翔嗤笑一声,道:“我出手也自然可以,不过炎兄却请转过身去。”

炎裕心中诧异,功行到了他们这一步,若说有什么神通手段非得保密不可,那也太过匪夷所思。

不过他也未拂其意,依约转身。

孔夏心中暗怒。

不过只与此人交手,总好过以一敌二。不再迟疑,纵身一跃而上。

炎裕转身之后,望不见战局,只是心中默数,且看一看这位异常诡秘的青猊首座,到底需要多久能够摧克强敌。

只是他此念方起,还未来得及计数。耳畔便传来倪翔淡淡的声音:“可以了。炎兄请转身。”

炎裕猛然转身,却见倪翔右手之上,多出一枚血淋淋的首级。

孔夏双眸圆睁,似是临死之前遇到了什么极难置信之事。无头尸身,横躺在一旁。

炎裕亦有几分困惑。他连任意神通法宝的碰撞都未感受到,战局便已结束了。

况且以孔夏孔雀嫡传的身份,必定是有护身之宝的,竟也未曾来得及动用。

倪翔依旧是无所谓的态度,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淡然言道:“这具尸身炎兄感兴趣否?将其孔雀本体炼化回来,多多少少当有些用途。”

炎裕闻言侧目而视,想不到除了神通诡秘之外,他还是个胆大妄为之人。

好在这一阵,圣教盟友方先胜一局,未出现丝毫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