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

蜜柚正版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茂密的森林里,亮起一束七彩火焰。

在火焰的顶端,放着一口大黑锅。锅里烧着海水,仅仅十秒钟就开始冒泡、沸腾,浓浓的水蒸气不断挥发出去。

“这是什么火?”女狼人如同好奇宝宝,忍不住问道。“这么厉害!”

“古卜莱仙火,也被称为永恒之火,是一种被施了魔法、能够永远燃烧的火焰。”威廉瞥了她一眼,解释道。

这玩意还是他从密室“拿”走的呢。

这么珍贵的魔法火焰,一直放在密室圣所的墙壁上,默默燃烧了千年。

没看见就算了,既然看见了,还不拿走,就是在犯罪,要遭天打雷劈的!

威廉突然想起来,他还有四块硕大的绿宝石,镶嵌在密室大门的蛇眼上,等着他去取呢。

威廉对宝石不敢兴趣……但是吧,汤姆对他造成了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伤害,怎么也得赔偿吧?

汤姆既然跑路了,而他又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,密室的主人。于情于理,密室的东西都该赔偿给威廉。

这完全合情合理,就是把官司打到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本人面前,威廉都理直气壮!

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

为什么说话这么硬气,

因为咱心里敞亮!

威廉真不是贪图那点宝石,更不是想着自己。

他要得就是个公平!

打人就要赔偿,没毛病。至于宝石值不值钱,根本不重要。他不看重这个。

威廉又朝着那口大锅,加了不少的水,然后取出一杯浓郁的龙血,滴了一滴进去。

只是简简单单一滴,那锅海水立刻变得血红。他又连忙加水进行稀释。

“别忘了纯麦芽威士忌。”芙蓉细心提醒道,“马克西姆夫人养的神符马,只喝那个。”

威廉无语,真是有够挑剔的。

这就和那些不喝凉白开,只喝快乐水;平时不吃饭,只吃泡面还加蛋的人一样……奢侈!

以永恒之火的威力灼烧:锅内的混合液体,不断挥发出去,很快朝着山脉蔓延。

没错,他们就是在用这种硬核方式,将神符马钓出来。神符马有着敏锐的嗅觉,可以嗅到很远地方空气中的龙血味道。

龙血对夜骐有着致命诱惑力,对神符马也同样如此。

再加上麦芽的香气,绝对能把神符马吸引过来。不需要威廉他们一来一回浪费时间,跑到布斯巴顿去偷马。

布斯巴顿城堡,

是一座位于群山中的美丽法式宫殿。

在宫殿的一侧,有着一个漂亮湖泊——翡翠湖。

湖中心有小岛,

岛上有亭子!

夜色撩人,凉亭内坐着一个捧猫狸子的美丽女人。

那女人有着橄榄色的脸,一双又黑又大水汪汪的眼睛,头发梳在脑后。

她从头到脚裹着一件华丽黑缎子衣服,略显臃肿的猫狸子,懒洋洋窝在她胸前,打了个哈欠,惹人喜爱。

马克西姆甩掉崴脚的高跟鞋,只穿着紫色丝袜,手中端着一杯罗曼尼康帝,晃了晃,迷醉地望着远处。

一道用魔法建造的喷泉,喷出七彩的湖水,如同彩虹。

这座喷泉已经伫立了超过700年。

马克西姆夫人眼神迷离轻声笑道:“真是寂寞啊。”

“夫人也会寂寞?”

马克西姆喝了一口红酒,又揉了揉猫狸子脑袋,皱着眉头。

她转头时已经敛去笑意,看到一个并不陌生的油腻中年老男人——路易十六!

路易十六是一个在法兰西历史、乃至世界历史上都出名的国王。

毕竟在欧洲历史中被处死的国王统共只有三位,路易十六就是其中一位……还是被自己改进的断头台处死!

此时,路易十六穿着法兰西宫廷华丽服饰,如同抱头盔一样,抱着自己的脑袋。

看着格外恐怖。

他脸上露出贵族般的优雅笑容,眼睛却忍不住瞥着马克西姆的大长腿。

一看就是老色胚了!

马克西姆厌恶地瞥着对方,她早就想这个幽灵赶出布斯巴顿。

可惜她不能赶走。

因为当年路易十六捐了很多钱给布斯巴顿,老婆又是个花钱无算的女人,最终导致国库空虚。

后来,他们召开“三级会议”,试图让大家批准国王征收新税,最终导致了法国大革命。

路易十六的死和布斯巴顿有着部分关系,在他变成了幽灵,当时的校长答应让他永远留在布斯巴顿。

“芙蓉那孩子去哪了?”路易十六转悠了一圈,又问道。“她暑假不是要在学校学习吗?”

和其它学校不同,布斯巴顿在六年级而非五年级参加O.W.L.级别的考试。芙蓉这个暑假都在学校。

“她啊,去比亚里茨了。”

“去那干嘛?比亚里茨有什么好逛的,在学校几年,也没有见她去过。”

“那是因为啊。”马克西姆嘴角挂着笑容,“史塔克那小子来法国了,肯定是跑去看他了。”

“史塔克?是谁啊!”

“唔……一个平平无奇的英国小巫师,不过他好像几天前摧毁了巴黎圣母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没人管吗?!法国伪政府呢?那群暴徒呢?”路易十六愤怒道:“那可是我当年加冕的地方……”

路易十六诅咒着密特朗,骂他是暴徒的走狗,过了一会,才从颓然中,恢复过来,笑道:“夫人,刚刚失态了,长夜漫漫无心睡眠,不如……”

这时,一个人从远处慌忙跑来。“夫人,不好了。”

那女人身材极其高大,将近一米九,她的面孔又圆又糙,一排牙齿暴突不齐,嘴宽得可怕,唇肥胖得象毛虫,头发是黄色,像肮脏的稻草,脆弱干枯。

“怎么了,布蕾妮,来一杯红酒?”马克西姆温和笑道。

“不了,我从来不喝酒。”布蕾妮无视了路易十六,大声道:“您的神符马……”

“它们怎么了?我知道最近天气很异常,那个畜生就在附近,要生育了……在麦芽威士忌里多加点镇定药剂就是了。”

“可神符马突然躁动起来,似乎有什么在吸引它们。”布蕾妮说。

马克西姆突然抬起头。

不用布蕾妮说,她也看见了。上百匹神符马,飞到半空中,在月色的照射下,格外显眼。

神符马嘶吼一声,朝着比利牛斯山飞去。

“啊!”马克西姆尖叫起来,水晶杯摔在地上,罗曼尼康帝撒了一地。

“让还在学校的教授、幽灵都去找……别让我发现是谁干的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!

梅林也留不住他,我说的!”

……

……

看着那一百多匹神符马,赫敏有些心慌慌。他们就想钓几匹而已,怎么全来了?

听说神符马很贵,这要是不小心死了几匹,那岂不是要倾家荡产的赔?

威廉拍了拍赫敏的手,安慰道:“没事,连巴黎圣母院都摧毁了,还在乎一些马?”

赫敏想了想,发现好有道理!

只要不被马克西姆发现,女狼人不可能去告密,芙蓉更是自己人……大概。

“每个人骑一匹。”威廉说道,“剩下的全都留在这里。”

大黑狗急不可耐地直起身子,两条硕大的前爪,扒拉着神符马的屁股,似乎想爬上去。

快!大黑狗,请立即停止的泰迪行为!

威廉眼神瞥着狗子,回去肯定给它切了!连神符马都不放过。

禽兽!

最后,三人一狼人一黑狗,骑着五匹神符马,飞上了天空,越过大海,朝着某个小岛飞去。

大黑狗独自站在一匹马的背上,忍不住昂起头,对着月亮,嗷了一嗓子。

如果此时有音响,大概只有威風堂々,才能配的上它!

……

……

(求推荐票各位大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