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

快手最新版本

这一件清康熙素三彩花卉草虫花口洗只有二十多块残片,而且瓷片断口清晰,拼对粘接起来并不复杂,向南将古陶瓷残片清洗干净之后,就一边开始拼对一边开始着手粘接起来。

他先从这堆古陶瓷残片中将花口洗的底座残片找出来,用粘合剂将底座粘接起来,然后再按照从下往上的粘接顺序,对正挤严逐步往碗口的方向进行拼接。

这一步并不算复杂,向南尽管操作得很小心仔细,但也只花了一个来小时就搞定了。

当所有的古陶瓷残片部粘接完毕后,这件花口洗除了口沿之处有一处龙眼大小的残缺部位外,其它地方都已经粘接成型,如果忽略外壁上的那些纵横交错的“疤痕”,这件浑身浅松绿色的花口洗,已经开始呈现出它那恬淡的美来。

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对残缺部位的配补处理了。

向南让“助手”小马取来AB强力胶和滑石粉,然后一边开始调制配补材料,一边对正在身后观摩的林主任等修复师介绍道:

“众所周知,‘素三彩’瓷器的制作,都是在瓷胎上刻划好了纹饰后,高温烧制成素胎后,再在纹饰中填色并二次入窑低温烧就。因此,这花口洗残缺部位的配补就要麻烦一些,上面的纹饰需要先刻划补,之后再进行作色处理。如果配补部位的纹饰没有刻划好,那就得重新再做一遍了。”

这件素三彩花卉草虫花口洗最“幸运”的地方是,残缺的那块瓷片,并不是单独的纹饰,而是两个纹饰各占了一部分,如此一来,向南还可以通过原器身上的残缺纹饰进行修补,如果残缺的那块瓷片是单独的纹饰的话,那向南就得坐蜡了,谁也不知道那“消失”的纹饰是花啊还是草,没准还是哪一只虫呢,这种情况根本就没办法完成配补处理。

将调制好的配补材料用填补法将花口洗的残缺部位填平补齐,等到它完固化后,向南再用砂纸细细地将它打磨光滑,再之后,他取来刻刀,开始小心翼翼地在配补部位刻划纹饰。

这一步,就跟古画修复中的接笔有些类似了,稍有不同的是,古陶瓷上的这些纹饰,大多没有太明显的个人风格,纹饰也都比较正常,向南在修补残缺纹饰时,相对来说也要简单一些。

尽管修补纹饰时相对比较简单,向南将残缺部位的纹饰部刻划完成后,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。

此时,博物馆这边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楼道里稀稀拉拉地传来了一阵下楼的脚步声,还有其它修复室的修复师们说笑的声音。

长裙飘逸NANA秀撩人姿态

向南将最后一笔纹饰勾划完成后,将手中的刻刀放了下来,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,他将整件花口洗仔细检查了一遍,没发现有什么错漏之后,这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转过身去看了林主任等人一眼,笑着说道:

“就不耽误大家的下班时间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,明天一早我再过来。”

“向专家,您这文物修复的手法,真是让人赏心悦目啊,我光是看着,都快要入迷了。”

林主任走上前来,一脸感慨地说道,“尤其是您这修复速度,比传闻中的还要快个几分,实在是让人惊叹。”

向南摆了摆手,笑着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熟能生巧罢了,林主任要是练得多了,也会跟我一样的。”

“比不了,比不了!”

林主任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,笑道,“跟您一比,我就想在修复室里找个洞钻进去,太丢人了。”

两个人聊了几句,林主任又说道:“向专家,您难得到这边来一次,今晚能不能赏脸一起吃个饭?”

向南笑了笑,说道:“这怎么好意思?就不麻烦林主任破费了吧?”

林主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站在一旁的何绍骅赶紧笑着说道:“何必麻烦林主任破费?这顿饭我来请,我来请!还要请林主任到时候赏光啊!”

说着,他又扭头看了看蔡永强,笑道,“老蔡,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,你也得来啊!”

几个人正聊着天,向南这边已经将刚刚配补处理完成的花口洗放进古董盒里装好,何绍骅见状,赶紧上前将它捧了起来,等向南在洗手池那边洗过了手,一群人就说说笑笑着离开了古陶瓷修复室。

下了楼,车子已经停在工作楼前的停车位上,鲁文华正一个人靠在车旁抽着烟,戴维斯和朱熙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应该就坐在车里歇息。

看到向南等人出来了,鲁文华猛抽两口后将剩下的半截烟在地上摁灭,扔进了垃圾桶里,然后站起来迎了上去,笑着对何绍骅说道:“你那件花口洗修复得怎么样?”

“已经粘接成型了,大概明天就差不多能修复完了。”

何绍骅笑得嘴都合不拢了,他朝鲁文华摆了摆手,说道,“赶紧上车,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去,边吃边聊。”

鲁文华点了点头,也没再多说什么,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就坐了上去。

向南上车之后,一眼就看到朱熙和戴维斯两个人正靠坐在后座上,整个人都是蔫不拉几的,一副精力被抽干了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起来,问道:“诶,你们不是去海边玩了吗?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?”

“别提了,我都忘了,《美人鱼》电影里的海边是没有沙滩的,看到海的时候才想起来,那里倒是有一片断崖,断崖附近还有一些地势相对平缓的礁石海滩,风景倒是挺漂亮的,可是我想的是光脚踩沙滩啊!”

朱熙苦着一张脸,颇有点沮丧,“我的第一次看海,就这么过去了。”

“你可知足吧,鲁老板不辞辛苦开着车带你跑那么远去看海,你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。”

向南横了他一眼,撇了撇嘴说道,“也就鲁老板脾气好,还愿意带你回来,要换成是我,就直接把你扔那儿不管了,你自己走回来得了。”